文章源泉:贝侬僚微信民众平台覃圣敏2016、04、26

明山屹屹耸云间,风雨沧桑亿万年;哺就群灵功自显,奇异异彩耀南天。

自古以来,雄伟奇异的大明山,不知引发了若干好多诗人的灵感;也不知古今的诗人们吟咏大明山的诗词有若干好多!她至今仍弥漫着的许多奇异的颜色,也络续地浸湿着我的心扉,怅然我不是诗人,感而不灵,写不成诗,于是,这里仅摸索覆盖在大明山及环山诸县的奥秘的远古文明。

一、大明山的地质地貌特征及山名考略

大明山位于广西中部,呈西北——西北走向,长约100公里,宽10-30公里,山体主要由蜕变岩、砂页岩组成,主峰龙头山海拔1760米,为桂中地域最岑岭。

据地质专家研究,远在距今约几十亿年前,即地质史上的寒武纪,大明山地域处在半深海区。随着地壳的变化,至寒武纪早期(距今约8亿年前),山体最先隆起,但仍浸在海水中;至奥陶纪末期(距今约4.7亿年前),山体才第一次显示海面,并在志留纪末期至泥盘纪初期(距今约4亿年前)随着广西海洋的普遍飞腾而络续隆起和扩大;但到泥盘纪中期(距今约3.25亿年前),又因海浸而被海水淹没,石炭纪时依然如此。直到三叠纪(距今约2.3亿年前)才又再次升出海面成为海洋,从此收场了海浸的历史-并酿成了此刻大明山的基本轮廓。

地壳在不停地活动着。由于地壳的活动是波浪形的,有起有伏,而且每次活动的波幅有大有小,这样,原来在海底堆积酿成的地层也随之发生庞大的变化。我们此刻不妨从暴露的石山山体见到地层变化的结果:山体都是一层又一层地堆叠在一起的;这些岩层线,有的是水平的,有的呈弧形向上拱起,有的则呈弧形向下凸起。在地质上,将地层呈弧形向上拱起的现象叫做“背斜”(弧口朝下),向下凸起则叫“向斜”(弧口朝下)。不过,弧口是朝上还是朝下,有时单从一座山是看不出的,须要从相隔蛮远的两座山的岩层线才略看进去。大明山长达100公里,固然山体在总体上络续飞腾,但这种飞腾是在升沉颠簸中完成的,不可能同时向上拱起或同时向下凸起,因而酿成了既有背斜,也有向斜,乃至有断层、裂隙隔开的庞大地貌。在整个山脉中,有许多山峰和裂谷,博物馆展示。其中最主要的是龙头山峰群和望兵山峰群,两组峰群的最岑岭海拔分别为1760米和1056米。

缠绕着大明山,此刻漫衍着四个县:西南麓为武鸣县,西南麓为上林县,西北端为宾阳县,西北端为马山县。这四个县的居民,此刻有壮、汉、瑶等民族,但以壮族居多。壮族是这里最早的原住民族,栖身的历史最长。

在武鸣的壮语中,大明山原叫“岜迟”。“岜”是山的乐趣,“迟”为根、祖宗的乐趣,合起来就是“根山”或“祖宗山”之意。

最早记载大明山的古籍,今见为北宋乐史的《升平平安寰宇记》,名为“博邪山”。从读音上看,“博邪”应是壮语“岜迟”的记音字。到南宋王象之的《舆地纪胜》,则称之为“镆铘山”,并说“昔有人得古剑于此,看看山西李姓起源。故名。”这可能是由于“博邪”和“镆铘”音近,使王象之想到了春秋时吴国“干将铸剑”传说中的神剑镆铘(雌剑)、干将(雄剑),又有古剑于此出土,于是便把“博邪”改成了“镆铘”。到明清时,又有“大鸣山”、“大明山”、“台甫山”等称号。

据曹学全《舆地名胜志》载,由于山上“有五峰插汉,时有云雾隐现不常,上有潭,相传吐光时远烛数里”,故称大明山;顾祖禹《读史方舆纪要》也说:山上“时吐异光,远烛数里,因名。”《大清一统志》、《古今图书集成》则说,山上有“风穴”,常呜呜作响,故曰大鸣山。至于为什么又叫“台甫山”,古籍没有说明,有人以为,可能是由于明朝时要避“明”字的讳,便把“大明山”改为“台甫山”。但这是经不起推敲的,由于明朝人徐霞客写的《游记》,写的就是“大明山”,难道他不懂得避讳?我想,由于“明”“名”“鸣”同音,广大。古时没有同一范例,因而三字混用。《读史方舆纪要》说“台甫山……即大明山也”;《大清一统志》也说“台甫山……一名大鸣山”,都是三字混用的明证。直到民国时,才基本范例化,把整座山脉称为“大明山”,而将主峰称为“龙头山”或“镆铘山”,并沿用至今。

二、“特掘”的奇异故事

我出身在大明山下,喝着源于大明山的澄江之水长大,从小就听到老人教授相关“特掘”(断尾蛇)的奇异故事:

很古很古的时辰,有一个无儿无女的寡妇。有一天,她挑着水桶到泉潭边担水。当她把水挑回家中倒进水缸时,才发现水桶里有一条小蛇。她把小蛇送回泉潭,又挑水回家,倒水时又发现小蛇还在水桶里。她第三次把小蛇放回去,但回到家时,见小蛇仍在桶里。她累了,不再把蛇送回去,而放进水缸,对它说:“蛇呀蛇,送你回去你不回。我无儿又无女,你就给我当儿子吧!”从那此后,凡是有吃的,她都喂给小蛇。

邻居们有见解了,对寡妇说:“你有好东西都把我们忘了,不给我们吃,却喂了蛇!看此后谁帮你干农活,你死此后谁给你抬棺材!”但是,寡妇听不进,依然言听计从,真把小蛇当成儿子了。她宁可得罪邻居,本身一小我干农活,再累也要把“儿子”养大。

小蛇慢慢长大了,能爬出水缸给寡妇看门,还会用尾巴扫地。有一天早晨,寡妇在月光下砍猪菜。小蛇在左右爬着,用尾巴把弹远的菜头扫归大堆。倏忽,寡妇不小心,把小蛇的尾巴给砍掉了一截,还冒出了血。她心痛极了,马上找来锅灰,涂在小蛇的伤口上止血。从此,看着新乡风景区。小蛇就变成了秃尾蛇。

邻居们知道后,都同病相怜地对寡妇说:“好啊!你那蛇儿子此后就叫‘央掘’了!”在壮语中,“央”是尾巴的乐趣;“掘”是断截、缺少的乐趣。“央掘”就是尾巴断缺之意。寡妇听了也不负气,抱着秃尾蛇喃喃地说,我们不叫“央掘”,就叫作“特掘”吧。

原来,依据壮族的习惯,给男孩子命名,后面都冠以“特”字。寡妇把小蛇当作本身的儿子,所以就叫它“特掘”。从那此后,“特掘”的名字就慢慢叫开了。与此相应,人们就把寡妇叫成了“乜掘”(特掘的母亲)。

“特掘”长得越来越大了,“乜掘”也越来越老,耕不了田了。有一年春天,他人的田都已经犁好、耙好,并插上了秧苗;而“乜掘”的田里还长着杂草,连犁都还没有犁过,引水沟渠就更没有修接了。邻居们都置身事外,谁也不愿来帮手。“乜掘”对着“特掘”暗自落泪,连连咨嗟。

夜里,电闪雷鸣,风平浪静,暴雨倾注。

第二天一早,风和日丽,温风习习。人们忙着赶到田里,看本身的田能否被水淹了。但一看就觉得很奇怪,昨夜那么大的雨,而行家的水田居然没被淹没!再看“乜掘”的田,更怪了,前一天还是杂草丛生,何如一夜之间就长出了绿油油的秧苗,长势都比他人的好;田埂和沟渠也修得规规整整,比他人的还齐整。

其后,“乜掘”过世了。邻居们知道老人家连棺材也没有,就议论着拿了一张竹席,盘算把老人家单纯装殓一下,抬进来埋掉就算了,免得发臭!但是,当他们走进“乜掘”的家时却惊呆了:屋里已经摆上了灵堂,一副棺材绚丽堂皇,大小蜡烛、香柱都点火了,烟雾旋绕;“特掘”盘蜷在棺头前,挺起脖子,不停地叩头,双眼泪汪汪的。

看这阵势,人们感到稀奇,更感到怯生生,就都悄然默默地走开了。

早晨,又是电闪雷鸣、风平浪静。

第二天天刚亮,人们再到“乜掘”家时,什么都没有了,“特掘”也不见了,有人见到村后山崖绝壁上的岩洞里显示了一副绚丽堂皇的棺材头,那是人们见过的“乜掘”的棺材。

从那此后一直到此刻,每年的三月初三前后,都有一场电闪雷鸣的狂风骤雨。人们都说,那是“特掘”回来扫墓了。

孩提时听到的故事,到我老大的时辰,又获得了印证、修改和扩展。原来我以为,“特掘”的故事,大约只是在我故乡那僻静的小处所流传,难登大雅之堂。其后才知道,不但是我的故乡,也不但是环大明山四个县,就是红水河流域、右江流域、珠江流域的许多县市,都有“特掘”的故事或者与“特掘”相关的故事。当然,各地的传说都不完全无别,有的离别还挺大,但这正是官方传说的突出特质。这就使我孕育发生一种广泛采集资料,地域。然后实行比力的渴望。

在上林,我找到了整理和研究官方文学颇有培植成果的覃建谋先生,向他求教。由于我感到小时辰在老家听到的“特掘”的故事,并不完整。“特掘”的母亲死了后,“特掘”到哪里去了呢?另外,我在研究上林唐碑《六合巩固大宅颂》、《韦敬辨智城碑》的时辰,翻阅过宋人王象之《舆地纪胜》和《上林县志》相关韦厥的记载,也听到了一些官方传说。

“特掘”和韦厥有无干系?建谋老兄告诉我,“特掘”的故事孕育发生在塘红乡石门村的石南海。石南海是一个与公开河领会的小湖,湖边有个村子,叫石门屯。哺育小蛇的寡妇就住在这个村子里,她挑水的处所就是石南海。她死后,“特掘”就离开原来的村子,到亲切此刻三里镇的一个韦姓村子打工。那个村子的人,讲壮话也讲柳州汉话。他们问“特掘”尊姓贵名,“特掘”一下子答不出,由于他既没有姓,也没闻名。他想起在石南海时有人叫他“央掘”,译成汉语就是“尾缺”。于是,他心血来潮,把“尾缺”二字换成了读音相近的“韦缺”。但壮语北部方言没有送气音,他人听后误把“缺”当成“厥”了。所以,从那此后,“特掘”就变成了“韦厥”。韦厥力气大,用功大胆,又热心帮助他人,因而博得了行家的尊重,其后被行家推为首级。

前不久,我到武鸣马头、罗波、两江等地拜候,感遭到那里的“特掘”空气尤其稠密,但相关“特掘”的传说却与上林有所不同:上林的“特掘”,是“乜掘”去挑水时挑回来的;“特掘”的尾巴,是被“乜掘”在砍猪菜时无意中砍断的。而武鸣的“特掘”,是“乜掘”去割猪菜时把小蛇夹回来的;“特掘”的尾巴则是让“乜掘”有心砍断的。由于蛇是野生的,“乜掘”要把“特掘”养在家里当儿子,就必需把它的尾巴剪断,不然,它不是跑了,就是养不大。此刻人们上街买猪牛鸡鸭回来喂养,回到家里时都要把它们的尾巴或尾羽剪掉一点,就含有异样的乐趣。山西八千年文明起源地。这真是一个不测的收获。由于这个习惯带有巫术的颜色,该当是从远古时间传留上去的。看来,“特掘”的尾巴被有心砍断的说法更原始,被无意砍断的说法有可能是其后文明社会更改的。

罗波乡有一个村,那里的男女老少都如出一口地说,“乜掘”就在他们村;“乜掘”死后,“特掘”就搬到罗波潭去了。我们到罗波潭一看,潭并不大,但潭水清幽,深不见底。村民说,这个潭,奇异着呢!不论老天下多大的雨,潭水就是不见涨;也不论天有多旱,潭水就是不见少。人们传说,这里和南海相通,“特掘”原来就是南海龙王的儿子,所以,哺育“特掘”的“乜掘”,就被人们尊为“龙母”了。潭边有一座神庙,供奉的主神就是龙母,壮语叫作“娅菩”或“姥菩”,也就是“乜掘”。此刻,两江乡有龙母村、龙母圩、龙母庙,传说原来壮名都叫“姥菩”,其后李彦章任思恩府府尹,才在道光年间把壮名统统改成汉名“龙母”,一直沿用到此刻。

“龙母”?这使我想到了藤县、梧州、苍梧和广东肇庆等地流传的“龙母文明”。看来,那里的龙母文明和环大明山的“乜掘”文明肯定有着某种联系,由于都同属珠江流域。“龙母”是汉语,龙母文明在下游汉族地域流传;“乜掘”是壮语,“乜掘”文明在下游壮族地域流传。那么,这种文明的源头在哪里?是从下游传到下游,还是从下游传到下游?下游的几个县有人说,“龙母”文明是起源于他们那里,尔后才向下游传布的。由于下游从藤县直到广东肇庆,就有好几座范围颇大的龙母庙,信众颇夥,香火甚胜,而下游的几个壮族县,则没有一个象样的龙母庙;另外,较早有文献记载的是下游几个县,官方也有不少传说。而下游则有人以为,听说杨杰科技。庙宇范围的大小和香火的盛衰,主要与当地社会的经济状况相关;而文献记载的早晚,则与当地的文明素质相连。汉族地域的经济和文明都比汉壮族地域先进,这是事实,但这并不敷以说明龙母文明起源下游的无意偶尔性,由于壮族地域的口传资料远比汉文资料多。壮族地域很少有人知道“龙母”,但要说起“特掘”“乜掘”,就险些是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了。倘若把环大明山四县的许多壮语地名、庙名翻译成汉语的话,与龙母相关的很多。

据最近拜候,在武鸣和上林县凡是河流交汇之处,基本上都有龙母庙,已知有20多处。这些庙固然范围小层次底,但数量远比下游多。此外,此刻已知还有4个自称为龙母原来生活的村子,还有几个秃尾龙栖身的水潭、池塘和安葬龙母的岩洞或山岭;至于相关龙母的官方传说,就尤其雄厚了。倘若把这些资料全部整理进去,该当远远突出下游地域。所以,下游曾有人到下游来寻根。他们找到上林塘红乡石门村的石南海仙岩天地庙,以为找到了龙母的根,于是顶礼膜拜。

但是,光是如上这些,也还是不能从基本上管理起源题目。我觉得这个题目要从文明根底上追溯才略管理。我们此刻固然无法确知“特掘”和“龙母”传说孕育发生的完全实在年代,但不妨从追溯其孕育发生的时间背景来推导。我们知道,传说是口耳相传,会随着时间的发展和传布处所的扩大,络续加入不同时间、不同处所的形式,所以时间越久远、地域越巨大,形式就越容易失真。但是,传说并不完全是凭贫乏构的,其中应有“历史的足迹”,只消有劲、仔细地加以理解,耐烦地从易如反掌,还是能够找出其真实历史的内核的。

“特掘”的原形是蛇而不是龙,由于在壮族及其先民的生活用语中,原来并没有“龙”的概念,“龙”是壮人遭到汉语和汉文明影响后才出现的借汉词汇。南方的山野多蛇,人们常蒙其利也多受其害,因而远在汉人离开之前,壮族先民早就孕育发生了尊崇蛇的观念,进而把蛇当成图腾来尊崇。这种蛇图腾尊崇,孕育发生于远古时间的原始社会,是原生态的。原始社会的故事,一代传一代,一地传一地,络续地加入其后不同时间、不同处所的形式,就酿成了此刻“百花齐放”的样式。所以,总的来说,“特掘”“乜掘”的故事在本色上是母系社会中蛇图腾尊崇的产物。

“龙”也不妨说汉族先民的图腾尊崇,但原始的龙或早期的龙,其漫衍仅限于长江以北地域。龙的观念和龙的样式在岭南的流行,应是自秦汉时期汉族先民大范围迁入此后的事情。所以,岭南的“龙”是其后传入的。而且,西江(珠江中游)流域的“龙母庙”中供奉的龙,是龙和蛇的混合体,与我国南方保守的龙也不一样,应是汉族先民把龙文明带到岭南后,时代。遭到瓯骆文明的影响(须知,今桂东地域直到明代,除了府治、郡治、县治及其邻近以外,大局限是越人之地),把汉文明和越文明分析起来的结果,所以,“龙母文明”应是次生态的。

一个是原生态,一个是次生态,孰源孰流,不辩自明。

但是,蛇图腾尊崇的漫衍很广,有没有中心性?这个中心又在哪里?我堕入了对往事的记忆之中……

三、广西商周文明的启示

1974年,农民在今武鸣县马头乡全苏勉岭挖出了两件奇异乖张的铜器。广西博物馆文物管事队闻讯后,久远。随即赶到当地识别,原来一件是铜卣,一件是铜戈,都是商代早期的青铜器物。接着,他们又到现场巡察出土的地点,以为这两件铜器是出自窖藏。

1985年3月,农民又在马头乡元龙坡顶部发现一件铜盘。10月初,该铜盘被送交南宁市文物管理委员会。10月中,县、市、自治区相关文物考古部门组成联合拜候组,到实地考察,以为元龙坡是一处较大的先秦时期的古墓群。又据群众反映,他们在元龙坡南面约一公里的安等秧岭坡上挖树根时曾挖出过铜剑。拜候组到那里勘察的结果,证明那里也是一处先秦时期的墓葬群。于是,相关部门随即组成挖掘队,从1985年10月至1986年3月对两处墓群实行了考古挖掘。结果,在元龙坡发现了350座墓葬,在安等秧也发现了86座墓葬,出土了一批在广西稀有的青铜器、陶器、铁器、玉器、石器和石范等,合计1200多件。挖掘叙述以为,元龙坡墓群的年代,下限为西周,下限为春秋时期;安等秧墓群的年代较晚,为战国时期。其后,根据碳十四年代测定,考古学界又把下限推到了商代早期。

由此,人们又想到了全苏勉岭出土的铜卣和铜戈,觉得它们极有可能也是出于墓葬而非窖藏。鉴于1974年时在广西发现的商周青铜器很少,而且都是零星的,都未经考古管事者挖掘,所以其时的见解是不妨理解的。

马头墓群挖掘时,我已经调离自治区博物馆,没无机缘参预挖掘的全经过,但也到现场敬仰过两次。这些发现曾令我苦闷:武鸣马头这一带,地处僻静,交通未便,何如会有那么多商周时期的墓葬和青铜器,乃至还有浇铸青铜器的石范?石范的发现,就意味着当地不妨浇铸青铜器,商周时间这里何如会有如此昌盛的青铜文明?我曾苦苦地考虑,但却找不到答案,只好把疑问深深地埋入心底,既不敢声张,也不敢放过任何机缘。我小心小心性求教过一些老先进,但疑问永远无法解开,只好无法地期望着……。

二十年往时了,此日,我终于摸到一丝线索,看到了一线曙光!

为了理清思绪,这里有必要先把已知的线索整理一下。

在广西,先秦时期的青铜器和其它器物在桂北、桂东、桂中、桂西都有一些发现。可按年代的早晚分列如下:

商代早期:武鸣县马头乡除了上述全苏免岭铜卣、铜戈外,那堤村敢猪岩也出过一件铜戈。兴安县也发现过兽面纹铜卣一件,但出土地点不详。

西周时期:除了武鸣县马头墓群外,宾阳县武陵镇疗寨村木荣屯发现过一件西周早期的铜垒;该县还出土过一件铜甬钟,但完全实在地点不详,年代为西周中期。横县那旭乡那桑村妹儿山路边出土过一件浮雕饰铜钟,为西周中期之物。忻城县大塘中学背面的小土坡出土过乳钉纹铜钟一件,灌阳县仁江村钟山山腰的一个山洞出土过云纹铜钟,我不知道所以。新街镇发现过一件铜戈,都是西周中期之物。荔浦县栗木乡栗木村马蹄塘和陆川县乌石镇塘城村出土铜垒各一件,贺州市桂岭乡英民村发现青铜缚一件,均为西周早期之物。

除以上零星发现以外,武鸣县陆豁乡覃内村岜马山的6个岩洞中发现了一批岩洞葬,共出土陶器17件,石器9件,石子5 8颗,玉器1件,其年代下限约为商代或西周早期,下限为西周早期至春秋时期。

春秋时期:宾阳县芦圩、新宾镇下河村凉水坪发现过节齿纹铜钟各一件;南宁市那洪乡苏盘村通蒙田埂中曾出土窃曲纹铜钟一件;横县南乡和北流县发现的铜甬钟各一件;均为春秋遗物。柳江县进德乡木罗村发现过4件青铜器,有甬钟、短剑等;恭城县加会乡秧家村邻近的社公山和大山头之间,发现了33件青铜器,计有鼎、尊、垒、编钟、戈、剑、钺、镞、斧、凿、车器等,可能各是一座墓葬,年代也都是春秋时期。

战国时期:武鸣县两江乡三联村伏帮屯独山发现了一处岩洞葬,出土了铜器、陶器、玉石器共15件,其年代为战国时期或稍早。宾阳县甘棠镇上塘村韦坡屯发现了两座战国墓,出土了一批青铜器,计有鼎、剑、矛、甬钟、斧、刮刀等。柳江县三都乡六道村白露屯出土一件铜矛和2件铜箭镞,在柳州飞机场出土的一件铜牛,时间均为战国时期。此外,象州县罗秀乡军田村下那曹屯小河旁发现过一座战国墓的随葬品,计有铜矛、铜钺、陶垒、双耳罐等。贺州铺门镇陆合村贺河边发现过铜斧13件,铜钺5件,铜箭镞2件。在平乐县张故乡燕水村银山岭上,从195 8年以来,民工在挖采锰矿时,断断续续发现了许多矛、剑之类的青铜器。其后,经过一年多的现场观察和试掘,证明是一处先秦时期的墓葬群。于是,由广西文物管事队组织了14个县市的博物馆、文明馆的文物管事者组成了庞大的考古挖掘队,从1974年10月11日至12月10日实行正式挖掘,总共挖掘墓葬165座(其中战国墓110座,汉墓45座,晋墓1座),出土遗物1200多件。田东县祥周乡甘莲村锅盖岭也发现过两座战国墓,出土一批青铜器和玉器,计有铜鼓2件,铜剑2件,铜矛2件,铜戈1件,铜斧4件,铜叉形器3件,玉玦2件,玉环、玉管各1件。靖西县岳圩镇王庄村发现短剑一件,时间为战国时期。

将广西各地发现的商代到战国时期的器物实行分列的结果,年代最早而且前后连接、漫衍绝对集合的,是缠绕大明山的几个县。以大明山为中心,可将这几个县分为内外两圈,其中武鸣、宾阳、上林、马山四县紧贴大明山,可视为内圈;忻城、来宾、横县、邕宁、南宁市、隆安、都安等县市,离大明山稍远,可算外圈。在这内外两圈之中,从商代早期到战国时期,都有器物和墓葬发现,其中年代最早、时间延续最长、最集合并有墓葬群的,惟有武鸣马头一带。

那么,马头一带在现代是什么处所?栖身在这里的是什么人呢?

四、骆越古都

据我国的早期古籍记载,远古时辰有许多部落或古国。《尚书•尧典》:“(尧)申命羲叔,宅南交。”《礼记•少问篇》:“虞舜以天德嗣尧,……南抚交趾。”这里的“南交”“交趾”都是泛指岭南。所以时代越久远、地域越广大。《逸周书•王会解》载,商朝建筑后,四方都来进献,开国皇帝汤于是命令大臣伊尹制定四方各国须要进贡的物品:“正南瓯、邓、桂国……请令以珠玑、玳瑁、象齿、文犀、翠羽、菌鹤、短狗为献。”“路人大竹。”其中的“瓯”、“路”应是西瓯和骆越。在周代的一些青铜器上曾有“南夷”、“北国”、“南瓯”等铭文,也都与岭南的古国相关。

依据历史学界通常的说法,今广西主要是现代百越族群中的西瓯和骆越的居地,西瓯在今桂北,骆越在今桂南,但边界如何定,说法不一。有的又根据唐代颜师古在《汉书》的注释中所说的“西瓯即骆越也”,把二者合称为“瓯骆”。为减削篇幅,这里不作周详理解。但根据清代《武缘县图经》,武缘水(今武鸣河)是由东江(今香江)和西江(今两江河)会集而成,西南流入右江,古称“骆越水”;武鸣县城西南的“陆斡”镇,当地人的读音与“骆越”的古音额外接近,应是“骆越”的另一种译写。由此看来,环大明山地域为现代骆越漫衍区当无疑问。这样,这里的现代居民当然就是骆越人了。

从马头元龙坡古墓群的漫衍景况及出土的文物来看,那里应是古骆越人的一个聚落点。这个聚落点的社会景况,郑超雄先生在《壮族文明起源研究》一书中已经从人口、贫富分化、武装实体和王权政治、巫在王权政治中的作用等四方面实行了颇有见地的理解,以为马头一带已进入“方国”阶段。我们退一步说,其时的骆越假使不是“方国”,最少已经是一个古国。别的先不用说,仅是第147号墓出土的牛头提梁青铜卣和33号墓出土的铜盘,就颇能说明题目,由于青铜卣和铜盘在中原地域的商周墓中,都是身份尊贵的奴隶主才具有的。

由此看来,147号和33号墓的仆人假使不是奴隶主,也是身份较高的统治者。但是,和中原奴隶主的随葬品的数量比起来,这两个墓的墓主还差得很远,而这两个墓同周围的其他墓比起来,随葬品的数量离别也不很悬殊。这些景况说明,其时还没有完全进入阶级社会,仍处在原始社会的前期阶段,所以,人们的社会身分还大致同等,贫富离别还不很大,随葬有铜卣和铜盘的墓主,大约只是部落酋长或部落联盟之类的首级。

那么,把这个部落或部落联盟称为“国度”,能否适当呢?

从本色上讲,部落和国度当然不同,但是,端庄意义上的国度,也不是一下子酿成的,而是在社会发展中络续完整、络续幼稚的,所以,部落联盟与初级国度二者之间的界限很难分别清楚。例如,我国传说时间的尧、舜、禹时期,乃至夏朝,想知道山西窑洞的起源。都不是端庄意义上的国度,但在人们的观念中,都把尧、舜、禹当作国王来看待,夏朝就更不用说了。

异样,南方的部落固然不同于南方,但古人也都视之为“国”。例如,《史记》《汉书》都提到“句町王”,《淮南子•尘间训》也提到“西呕(瓯)君”。所谓“王”“君”,也就是国王、国君;又如《后汉书•南蛮西南夷列传》,也提到“交趾之南有越裳国”。这些都是与骆越相邻或相近,都是南方古国。

我国南方由于天然条件比南方优越,因而社会发展比力迟缓,其进程都比南方落伍。当南方发展到商朝的时辰,已是真正的国度,而南方还逗留在原始社会前期,处于国度的萌芽或早期国度的阶段。所以,我国已故考古学界的先进、中国社会迷信院考古研究所苏秉琦教授在《中国文明起源新探》一书中说过:“岭南有本身的青铜文明,有本身的‘夏商周’。你看北京适合孩子玩的地方。”还说,古国的“背景是人口麋集,社会经济昌盛,社会已有合作。”他在这里提出了讯断能否古国的三条程序,我们还不妨加上一条:贫富分化。如以这些程序来权衡,马头的景况又如何呢?它具有哪些特质?上面试从六方面加以分析:

(一)地舆位置优越。大明山为桂中最岑岭,魁伟雄伟,壮族先民自古就尊之为神山。马头一带处于大明山南麓,水系昌盛,共有15条河流,其中的二级主流分别汇分解香山河与两江河等一级主流,然后再汇分解武鸣河,再汇入右江。马头处于香江河的下游主流旁。循着这些水系,可与外界交通。在陆路方面,大明山南麓山脚下,有一条交通要道,沿着东东方向延迟,往东经思陇、宾阳,可北上中原或东下广州。这些交通条件,古人看来也许会点头,但看待尚处在原始社会前期、自力更生的骆越人来说,已经相当不错。另外,从戎事方面看,大明山是最好的屏障,可进退两难,利于留存有负气力。加上先进的青铜文明,可铸造大宗的箭镞、刀、剑、矛等兵器,有用地杀伤仇敌。所以,南方民族在大山和大河不可得蒹时,大山就成为他们的首选。由于有山必有水,而小水必汇入大水,中华文明的起源。这样,有了山也就等于有了水。

(二)人口集合。广西地域广泛,远古时辰的人口,我们此刻无从统计。但元龙坡和安等秧已经挖掘的商周到战国的墓葬共有436座。倘若加上尚未挖掘和已被天然或人为败坏的墓葬,该当不只这个数。郑超雄先生在《壮族文明的起源》一书中估计有500座以上,我看不只这个数。有那么多人死后埋在那里,说明那里是很多人长时间栖身之处。郑先生还依据一个家庭中死人和活人的比例为1:5来推算,其时马头的常住人口应在1500人以上。我看也不只这个数,应在2000—3000人。这样的人口漫衍,此日看来也许不算什么,但在其时来说可算是麋集了。由于骆越人是农业民族,人口的麋集水平是与农田的广阔水平亲密相关的。其时马头一带已经开恳的农田并不很多。所以,其时那里有2、3千常住人口,就已经不单纯了。人口集合,就说明那里是其时当地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和文明的中心。

(三)社会经济昌盛。马头位于大明山南麓,气候恼人,物产雄厚。大明山储藏着雄厚的植物、植物资源,生活资料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。骆越人是农业民族,以种植为生。大明山是桂中最岑岭,不但挡住了南方的暖流,也拦住了南海吹来的暖湿气流,新乡历史古迹。使得这里雨水丰沛,利于农作物生长;山下有大片肥饶的土地,可供种植,加受骗地人又会铸造出先进的斧、锄等农具,以利耕作。把这些条件分析起来,那时的人们不说人给家足,也可谓衣食无忧。

(四)已有明确的社会合作。在元龙坡墓群出土的文物中,有6件完整和30多件碎裂的浇铸青铜器的模范。这充沛说明,其时的社会已有明确的合作,已有相当一局限人脱离农业临蓐,特地处置浇注手工业临蓐。另外,由出土的许多兵器看,其时的人们多是亦农亦兵,即闲居为农,战时为兵,但也应有一小局限是脱离临蓐的兵将,要不然,战时是不会有战役力的。

(五)贫富最先分化,华夏文明起源。等级离别了解。贫富的分化是从公有制的孕育发生最先的,墓葬中的随葬品,都是墓主的私人家当。在元龙坡的350座墓葬中,无随葬品的仅有54座,占15.4%;有随葬品的则多达296座,占84.6%,但每个墓的随葬品,数量的离别不是很大,而质的档次离别却很明显,说明其时的公有制已经相当普遍,但贫富的离别还不悬殊,可能正处在刚最先分化的初级阶段。墓坑的形制也反映了墓主社会身分的凹凸。大局限墓坑是单纯的长方形竖穴,少局限墓坑却有二层台,是墓主的社会身分较高的反映。

于是,从墓坑的形制、随葬品的有无和随葬品的档次的凹凸,不妨看出其时的社会已经明显地分为三个等级:贫民阶级、平民阶级和贵族阶级。贫民阶级是那些无随葬品者,平民阶级是那些随葬大凡器物者,贵族阶级是那些随葬高档次器物者,例如随葬铜卣和石范的147号墓,有可能是君王之墓。正如郑超雄先生指出的:“铜卣是权益的标记”;“石范也和铜卣一样具有权益的标记”,由于“我们不能理解墓主生前间接参与孳生的青铜铸造,这是不可能的。石范在普通工匠的手中是铸铜的模具,但在统治者手中则是权益,是神物,是具有铸铜的权益者。国家博物馆。”

(六)有奥秘的魂灵生活和稳固的魂灵支柱(或魂灵拜托)。远古时间,巫术流行。从元龙坡237号墓和陆斡岜马山岩洞葬均有小石子陪葬的景况看,这些小石子极可能是用于占卜的卜具,说明瓯骆越人的社会也流行巫术。另外,元龙坡316号墓出土了一件玉雕工艺品,纯净细净,通体磨光,外形不范例,器体有镂空圆形,是笼统难解的艺术品,其中必然蕴涵着某种奥秘的意蕴。郑超雄先生以为,其中心带有长尖尾似的椭圆镂空,有如蛇的蜷曲之状。倘若此说不误的话,那末,这件奥秘莫测的艺术品就可能与蛇图腾尊崇相关了。

此外,全苏勉岭和元龙坡147号墓出土的铜卣上,也都有蛇的纹饰。所以,瓯骆越人的魂灵支柱应是蛇图腾尊崇。如把这些与后面第一局限所说的孕育发生于母系社会蛇图腾尊崇的“特掘”、“乜掘”故事联系起来看,对“特掘”和“乜掘”的尊崇、尊奉信念,很可能已成为骆越人魂灵生活中的首要组成局限。再从元龙坡墓群出土的铜针来看,有人研究以为,它不是用于缝制衣物,而是用于针灸。那时的针灸,必然与巫术相集合,有如“乜掘”把小蛇的尾巴砍断一样。由此看来,“乜掘”(龙母)文明无疑是环大明山的骆越人的尊奉信念和魂灵拜托之一。

由以上几个特质来看,马头一带作为骆越人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和文明的中心的天然条件、社会条件、精神条件和魂灵条件都完全了,于是,完全不妨称之为骆越古都。

有人也许会说,倘若是古都,那就该当有城墙,但城墙在哪里?没有城墙能叫“都”吗?

此刻在马头一带还没有发现城墙。这有两种可能:一是原来有城墙,此刻尚未发现;或者原城墙已经被毁掉,再也无法找到了。二是原先就没有城墙,那当然就找不着了。大凡说来,都城的建筑是进入阶级社会此后阶级抵触的产物。由于抵触辩论强烈,战争频仍,于是,为了防卫和抵御仇敌的攻击,都市大都建有城墙。但城墙并不是都市的独一标志。从城墙的历史发展看,是从无到有,又从有到无的。你看此刻的南宁市,有城墙围住吗?没有。那南宁就不算都市了?谁也不敢那么说。其实,就是在现代,当南宁在晋代初次成为晋兴郡的郡治时,那该当是一个都市吧?但也没有砖土筑成的城墙,而以密植的勒竹来充任。不光南方如此,就是南方的夏、商、周,也一定都有城墙,许宏先生在《先秦都市考古学研究》一书中说得好:城墙并非组成夏商周都邑的必要条件,当史前中心聚落的人们在洪水或军事上认识不到什么威迫时,人们也许不会劳民伤财去建筑城垣把本身围起来。所以,判断马头一带是不是骆越古都,应从其能否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和文明的活动中心的实质来理解,而不应以有无城墙为标志。假使没有城墙,马头一带依然是骆越的古都。

五、骆越古都逸史设想

武鸣县马头镇全征村庙口屯原有一座“大明山神祠”,已败坏,但仍可见到唐代的柱础,可见该庙历史的悠久。据好几个老人说,庙中原来供奉有商纣王和妲己。河南古迹景区。

怪了,我走了大半个中国,还从来没有见过或听说过供奉商纣王和妲己的庙呢,没想到在这里听到了!

为什么要供奉商纣王和妲己?老人们说,古时辰是有“天书”正派的。至于“天书”是何如说的,老人们不得而知了。我想,“天书”不会是从地下掉上去的书,可能是“天子之书”的简称,也就是皇上的诏书。

这种传说当然不是信史,但其中能否有一点历史的足迹或千丝万缕呢?

这不能不令我寻思。商纣王是商代的末了一个皇帝,以暴虐著称于史,什么“酒池”“肉林”,什么“炮格之法”,都是他的发觉。据《史记•殷本纪》记载:“帝乙崩,子辛立,是为帝辛,天下谓之纣。”为什么叫“纣”?《集解》云:“残义损善曰纣。”乐趣是“破坏义而损坏善”,可知其时的人们把商纣王看成无仁无义之人,名望并不好。商代从最先的汤王到末了的纣王,中心经盘庚迁殷,前后共传30个王,其中有不少很有作为。为什么不供奉那些有作为名望好的王,却偏要供奉这个暴君亡国之王呢?其中必然有某种特殊的、我们尚未晓得的原因。倘若把这个题目与马头发现的铜卣及壮族官方的习惯联系起来看,你知道宁海黑社会杨杰照片。就有可能找到谜底。

《史记•殷本纪》还说:“帝纣资辨捷疾,闻见甚敏;材力过人,手格猛兽;知足以距谏,言足以饰非;……好酒淫乐,嬖于妇人。爱妲己,妲己之言是从。……以酒为池,悬肉为林,使男女倮,相逐其间,为长夜之饮。”这个妲己是哪里的人?《集解》云:“皇甫谧曰:‘有苏氏美女。’”《索隐》云:“《国语》有苏氏女,妲字己姓也。”有苏氏在哪里?查《国语•晋语》及有体贴释,可知有苏为古国名,其地在今河南省武陟县东。这些说法何所根据,本日已经无从查证,但从武鸣的出土文物和官方传说来看,一定可信。

从命名方式来看,“妲己”的构造与壮族女性的名字构造完全一致。直到此刻,壮族官方的年老女人之名,后面都冠以“妲”字,称为“妲某”。所以,“妲”是壮族年老女性名字通用的冠词,只不过不同的处一切不同的写法而已。有的处所把“妲”字写成左女右大,有的则写成“达”字,但读音都念da。这种命名方式,决非后起,极可能是从远古流传上去的。所以,妲己很可能是远古时间壮族先民骆越的年老男子。可能由于她长得时髦,就被骆越王进贡给商王了。这个商王就是商纣王。纣王“好酒淫乐”,所以很宠幸妲己,唯妲己之言是从,“酒池”“肉林”就是因她而起的。由于妲己获得商王的宠幸,其故乡也于是沾光。

马头的商周古墓中固然发现了许多石范,但就其时瓯骆社会的临蓐力来说,其青铜文明如同还达不到能铸造精巧的铜卣那么高的水平。所以,马头一带发现的铜卣、铜盘等,应来自中原,而不是当地铸造的,有可能就是商纣王的犒赏。

也许有人会说,马头铜卣的提梁两边的牛头,明显是水牛;中原惟有黄牛而没有水牛,倘若该铜卣不是马头当地铸造的话,何如会有水牛呢?况且卣体上还有蛇的刻纹,也是南方的特色。这个题目不难说明。蛇并非南方特有,南方并不少;至于水牛,中原委实很少,你看希腊文明最早起源于。也正由于如此,南方古国才向商王朝进贡,由于进贡之物必是南方没有而南方特有的物品,可能南方进贡的水牛很威严奇异,获得商王的喜爱,因而下令让工匠将水牛的形象铸上铜卣,并赏给骆越王。这样的可能性也不能说没有。

那么说,广西武鸣马头一带在商代时就与中原王朝有亲密联系了?这可能吗?

完全可能。《后汉书•南蛮西南夷列传》云:“交趾之南有越裳国。周公居摄六年,越裳以三象重译而献白雉。”越裳国约位于中南半岛中南部,远在广西之南。周武王伐纣灭商之后不久就死了,其时的政权还不稳定。接受王位的成王还年幼,无法塞责庞大的气象。在这种景况下,武王之弟周公旦只好摄政。“居摄六年”,是周公摄政的第六年,约为公元前1037年。这个时间间隔商纣王亡国(前1046年)并不久。既然远在中南半岛中南部的越裳国能去中原朝贡,间隔中原更近的瓯骆王何如不能去呢!

由上所述,骆越古国在商代早期就与中原王朝有亲密干系,此后阅历履历西周、春秋、战国等几个阶段,都相安无事,大约到秦始皇同一六国后用兵岭南时才被灭掉了。

据《淮南子•尘间训》记载,秦始皇“又利越之犀角、象齿、翡翠、珠玑,乃使尉屠睢发卒五十万为五军:一军塞镡城之岭,一军守九疑之塞,一军处番禺之都,一军守南野之界,一军结余干之水,三年疑惑甲弛弩,使监禄无以转饷。又以卒凿渠而通粮道,以与越人战,杀西呕君译吁宋。而越人皆入丛薄中,与禽兽处,莫肯为秦虏;相置桀骏以为将,而夜攻秦人,大破之,杀尉屠睢,伏尸流血数十万,乃发适戍以备之。”其中的“西呕”,也就是西瓯。

秦军是沿着湘桂走廊进入广西的,所以首先遭到西瓯人的抵抗,使秦军“三年疑惑甲弛弩”。但秦军凿通兴安的灵渠之后,兵饷获得了补充,就继续南进,击杀了西瓯的君王。西瓯和骆越可能原来就已结成军事同盟,以便合伙抵抗宏大的秦军。这个军事同盟的首级,最先时应是西瓯君译吁宋。

在西瓯君战死后,秦军乘胜南下,很快进入桂中骆越地域。瓯骆联军都躲入山林,避开秦军的矛头,合伙推举出有能力的“桀骏”来携带行家继续抵抗秦军。这个“桀骏”,很可能就是骆越的君王。他们逃匿的山林,很可能就是此日的大明山南麓一带,由于这里的地势最有益。这还不妨从其后发生在昆仑关的宋代侬智高与狄青之战、二战时期国民党军与日寇之战获得印证,而商周时骆越人的思陇关离昆仑关并不远,可见这里地形之险要。

正由于这里地势险要,又在夜色的掩护之下,瓯骆联军因而能大破秦军,我不知道北京密云玻璃栈道门票。击杀了秦军的将领屠睢,使秦军“伏尸流血数十万”。但是,秦军终于是宏大的,他们依靠灵渠为补给线,后援和粮饷获得络续的补充。这样,瓯骆越人尽管抵抗了几年,末了还是被打败了。这就是历史上闻名的、许多历史学家所称呼的“秦瓯之战”。

瓯骆越人被秦军打败后,有相当一局限人(特别是贵族阶级)很可能往南转移,沿着左江逆流而上,经今崇左、龙州,辗转进入今越南北部,在河内邻近另建了一个瓯骆国,并建筑起城墙,就是本日尚可见到的“古螺城”。这样,原在今武鸣马头的骆越故都也就废弃,被历史的尘埃湮没了。

我不否定,以上所说带有若干忖度的成分,但也绝不是痴心打算、惹是生非,由于这种忖度是有一定的史实为根据的,所以有一定基础。

六、结语

骆越古都固然被历史湮没了,但它对后世的影响并没有完全磨灭。对于所以时代越久远、地域越广大。三千年往时了,古都的遗民后代依然有人记适当年的商纣王和妲己;随着考古管事的深远开展,原来消灭在荒坡野岭上的古墓,陆续重见天日,人们对“岭南的夏商周”的精神文明和魂灵文明的认识在络续地加深。

作为骆越人的魂灵文明之一,“特掘”和“乜掘”的形象,万世地存活在骆越人及其后代的心目中。在壮族乡下,通常在村口立有一尊石狗,作为看护村庄的神灵。但立在武鸣两江乡龙母村村边的“石狗”,却不是狗头,而是蛇头蛇身。村民们都说,那是“特掘”,可见“特掘”“乜掘”的影响多么深厚!又根据拜候,在大明山西南麓,凡是河流的交汇处,往时都建有祭奠“乜掘”的庙宇。

主要参考文献:

1、(明)《武缘县图经》(手抄本)

2、(清)《武缘县志》(手抄本)

3、(民国)《上林县志》(铅印本)

4、《史记》(标点本)第一、第九册,中华书局1975年版。

5、恩格斯:《家庭、公有制和国度的起源》,黎民出版社1972年版。

6、王玉哲:山西有哪些特产。《中华远古史》,上海黎民出版社2004年版。

7、郑超雄:《壮族文明起源研究》,广西黎民出版社2005年版。

8、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管事队:《广西文物考古叙述集》(1950-1990),广西黎民出版社1993年版。

9、黄金铃、农绍岳:《广西大明山天然偏护区分析迷信考察》,湖南迷信技术出版社2002年版。

10、广西大明山国度级天然偏护区管理局:《关于广西大明山壮族龙母文明深度考察研究的景况汇报》(外部资料),2005年11月21日。